这设定崩了

一世华裳

首页 >> 这设定崩了 >> 这设定崩了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快穿之炮灰的开挂人生 未来之我要越狱 守你百岁无忧(快穿) 小蘑菇 星际美食大亨 成神系统启动中 星际之挖夫种田 快穿:男神死法101式 每天都在风靡帝国 仇人都变脑残粉[星际]
这设定崩了 一世华裳 - 这设定崩了全文阅读 - 这设定崩了txt下载 - 这设定崩了最新章节 - 好看的科幻空间小说

番外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卧室很静, 灯光早已调暗, 窗外一片瑰丽而璀璨的星河。

池左看一眼时间, 已经快要入夜了。

床上的人仍在昏睡, 胸膛伴着呼吸轻浅地起伏, 即使闭着眼,眉间也能透出一丝张扬的味道。他不由得伸出拇指在他脸颊缓缓摩挲了一下,知道依凤则的身体素质应该晕不久,稍微犹豫几秒, 起身出去,到了食堂。

部队的作息很规律, 大部分人都已吃过晚饭,而某位少校要指挥部下拖走飞船,还要负责收尸, 现在才刚刚吃, 这时便迎上前:“少将。”

池左嗯了声, 与他简单打声招呼,进了厨房。

大厨微微一怔:“少将?”

“我借用一下厨房。”池左看看食材,挽起袖子开始做饭。这里的东西其实味道不错,他在这方面并不挑,但某人显然不同,为了以防万一,还是他做吧。

大厨顿时惊了, 急忙凑过去:“少将你要吃什么, 我来。”

“不用, 你忙你的。”

大厨简直不明所以,求助地看向某位跟进门的少校。少校摆摆手示意不用管,然后站在旁边默默看着,他知道池左会做饭,并且还做得非常不错,但平时几乎都在军区吃,根本不需要自己动手,因此他也只是听说而已。

据说池左一般只给池海天和越时几个人做饭,整个军区就里欧尝过池左的厨艺,并且念了好久,这才传到他的耳里,谁知今天竟能亲眼看见。

他慢慢上前:“少将,这是给那个人做的?”

“嗯。”

果然啊!少校望着他,暗道这待遇也差太多了,他们这些部下也就算了,据说里欧一年里能蹭吃的次数都屈指可数,每次还都得挑个天时地利人和才行,现在池左竟然主动做,要不要这么厚此薄彼啊?外星人就那么好?他们吃不吃得惯这里的饭啊你就投喂!

池左忙的途中看他一眼:“你还不去吃饭?”

少校干咳一声,特别想留下蹭吃,厚着脸皮道:“我一会儿再去,对了,他醒了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那……”那您老还做什么饭?谁知道他什么时候醒?万一不饿怎么办?

池左大概能猜出他的未尽之意,说道:“他应该快醒了,我让你做的事做完了么?”

“嗯,都收好了。”

池左知道凤则当初是去找他养父算账,点点头:“放着,让他自己处理。”

“这样……好么?”少校有些迟疑,虫洞出现的东西很多来自其他维度,具有一定科研价值,因此基本都上交给了研究院。

池左明白他的顾虑,但这件事解释起来实在太麻烦,还会扯出重辉,便说道:“我心里有数,不用管。”

他快速把饭做好,放进智能保温箱,然后挑了点水果,细心地洗干净,同样放好。少校默默望着,暗道这种淡淡的宠溺感是怎么回事?真是看上人家了?

池左端起剩下的饭菜向外走,准备去餐厅吃完回卧室看看凤则。

大厨闻着饭香,终于忍不住弄起锅底仅剩的一点尝了尝,顿时捂住胸口,觉得受到了严重的冲击。他好歹是考过厨师证的,好歹连考了几级,做的饭还没少将做的好吃,给不给人活路了啊?

少校的视线也在池左身上,扔下想要悬梁自尽的大厨,亲亲热热邀请少将坐在他那里,大家一起吃晚饭。

池左没意见,好脾气地把菜推出去共享,少校尝了尝,简直热泪盈眶,果然很好吃啊有木有!那外星人的运气怎么这么好!

“少将,你做的饭真好吃!跟谁学的?”

“自学。”

“太牛了!”少校伸出大拇指,“以后谁要是嫁给你,肯定幸福死!”

池左笑笑,不置可否,饭后去驾驶舱转了一圈,让他们有事随时通知他,然后在众人略微诡异的视线里离开了。

凤则清醒的时候有几秒钟的茫然,紧接着忽然察觉到什么,猛地把视线转向左手边,只见靠床的地方坐着一个人,正在星网上浏览页面,很专注的样子。

他穿着妥帖的军装,五官被屏幕的荧光照亮,让人觉得既熟悉又陌生。

“你……”

池左急忙扭头,顺便调亮室内的光线:“你醒了?”

凤则不答,迟疑地盯着他。

池左知道他有很多疑问,便坐在床边,准备扶他起来。凤则不着痕迹地避开,自己起身靠在床头,左右看看: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

“艾纳帝国,主星系Z区域,”池左望着与记忆里分毫不差的脸,只觉胸口蔓延的情绪如浪潮般一下下冲击着心脏,找了十年的人就在眼前,触手可及,这感觉让他都有些没办法控制,哑声道,“这是3112年,距离你消失已经过去十年了。”

凤则瞬间觉得听错了:“什么?”

池左没有回答,而是伸出手死死将人抱住,他如今比凤则高出大半个头,可以把对方整个人都笼罩在怀里。

“当时不是说好要四处去转转么……”他深吸一口气缓解眼底的酸涩,轻声道,“你那样做,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?有没有想过你父亲的感受?什么叫一辈子那么长,总有一些人半路离开?你就那么想死……”

他的声音越说越轻,虽然没有丝毫埋怨和愤怒的意味,但拥抱却越发用力。

凤则甚至有种要被揉进骨血的感觉,他仍然有一丝不可置信的茫然,明明前一刻还要和养父同归于尽,决然赴死,谁知再次睁眼就躺在了温暖的大床上,并且被告知时间过去了十年……实在有点荒谬。

但他毕竟经历过大风大浪,很快回神,拍拍池左的肩:“抱歉。”

池左又抱了一会儿,慢慢把人放开。

凤则抬头,更加认真地打量他,十年过去,这人早已褪去青涩和稚嫩,军装穿在身上,让他整个人透出一股坚毅感,看着成熟而沉稳,是个非常出色的男人。

他想起“昨天”见过的纯洁的池小左,压下时间错乱感,问道:“我父亲怎么样了?”

“挺好的,他就在这个区域,等到降落,我带你去见他。”

凤则点点头,看一眼他肩膀上的标志:“你是少将了?”

池左应声,观察他的表情,沉默一下率先开口:“你养父他……去世了。”

“我知道,”凤则轻声道,“那一刀是我捅的……”他一直陪在养父身边,亲手引爆炸弹,亲眼看着对方咽的气,对他而言这是刚刚发生的事,记忆很鲜明。

他暗暗吸气,压下心头的思绪:“重辉怎么样了?”

“十年前就瓦解了。”

凤则问:“你是怎么找到我的?”

“这件事说来话长。”池左看着近在咫尺的脸,忍不住伸手拂了拂他额前的发,耐心为他细数这十年来发生的事,从重辉被灭到文拉尔苏醒,再到白时和宋明渊的大婚……一点点带着他走过这段空白的岁月,最后说到文明期的人。

凤则诧异:“他们是去了高级文明星系?”

“嗯,之前的浩劫原本就是他们弄出来的。”池左详细说了说在白瑞星见到的壁画,然后解释了一下虫洞的频繁出现和军区巡逻,顺便说了几句这一年多发现的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,还说有过其他维度的食物和种子,正在研究。

凤则静静听着,到这一句的时候神色微动,抬眼看向了他。

池左就知道他会对美食感兴趣,忍着笑,多说了点那些东西,然后才叙述发现他的过程,问道:“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“好多了。”

池左打量他,试探地问:“饿么?要不要吃点东西?”

他知道凤则的时间停留在了十年前,心底对养父或怨恨或苦涩的感情正是浓烈的时候,尤其是上一秒还在决然赴死,因此未必有心情吃饭,所以他刚刚才会说些别的转移注意力,想让这人慢慢从漩涡中挣脱出来。

“吃吧。”凤则点点头,胸口的情绪还没彻底消散,但毕竟已经算是死过一次,如今外面竟然过去了十年,他虽然不适应,可不会再钻牛角尖。

池左笑着起身:“在这等我。”

“嗯。”

池左向外走了两步,忽然有些犹豫,便打开通讯器让部下把饭菜端进来,重新在他身边坐好,暗道人好不容易找回来,别又没了。

凤则:“……”

凤则看着他:“怕我扔下你自己消失?”

池左镇定道:“我怕你无聊。”

凤则在他脸上完全看不出丝毫不自在的神色,暗道一声以前好欺负也好骗的池小左一去不复返了,可惜。

饭菜很快被端进门,还是少校亲自来的,他默默打量床上的人,只觉睁眼后更是漂亮,斯文中带着几分张扬,是个很有魅力的少年。他挂上亲切的微笑:“伤口还疼么?”

“不疼了,”凤则笑得很有礼貌,“谢谢你们救了我。”

“不客气,应该的。”少校说道,心里呼出一口气,还好,语言沟通没障碍,否则可怎么谈恋爱啊。

他原本想再磨蹭一会儿,多打探点八卦消息,可池左一个眼神扫过来,他立刻识时务地跑了,还体贴地关上了门。

凤则便专心吃饭,微微一怔,由衷地赞道:“你们大厨的厨艺不错。”

池左笑了笑:“好吃?”

凤则看着他的神色,心中一动:“你做的?”

“嗯。”

凤则这次倒是有些意外:“专门学的?”

“算是。”池左道,他那时去各地游玩,吃遍美食,然后或许是思念作祟,也或许是潜意识里一直期盼这人能回来,因此便有一种提高厨艺的想法。阿白曾点评说他这是要慢慢活成凤则的样子,他仔细想了想,发现除去挑食和强迫症的毛病,确实有点像,只能无言以对。

凤则问:“为什么?”

“兴趣。”

凤则自恋地挑起眉:“哦,不是因为我?”

池左避而不答:“快吃吧,一会儿凉了。”

凤则心想十年过去,池小左难道还是这么纯情?他不由得问:“这么久,谈过恋爱么?”

“没有。”

凤则忍不住逗他,笑道:“喊声叔,叔帮你找。”

池左淡定地看他一眼,忽然扳起他的下巴,倾身在他额头印下一吻,语气半点没变:“叔,快吃饭吧。”

凤则:“……”

好欺负也好骗的池小左果然一去不复返了,凤则足足沉默好几秒,最后看看他,开始享受晚餐。

池左勾起一丝微笑,耐心陪着他,饭后带着他去军舰转了转,重点说了训练室的位置,示意他随时可以来玩,毕竟如今在巡航,还有事情等着自己去做,不能时刻都在他身边。

军舰内系统设置的时间已到夜晚,除去值班人员,其余士兵正要准备休息,恰好都在生活区,此刻便躲在远处好奇地打量凤则,摸不准他到底是不是未来的少将夫人,不过长得挺不错呀。

但看上去有点瘦弱,追少将的那么多,少将又那么忙,万一他们趁着少将不在欺负人家怎么办?

哎哟,太担心了。

“那个……我总觉得这情况似曾相识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当初我还是皇家学院大一新生的时候,宋学长找到从虫洞回来的越学长时,貌似和这个差不多……”

众人暗暗吸气: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嗯……搞不好啊造么……”

“造你妹,”很快有人发现问题,“咱们跟了少将这么久,你看他有喜欢的人么?就算有也是少年时期了,也就十多年前,你看这人现在才多大?十多年前也就几岁好么?少将是恋-童的人么?”

众人:“……”

那就是一见钟情喽?

哎哟,来这里人生地不熟的,好担心他会被那些追求者欺负。

凤则顶着各种意义不明的视线,淡定地转完军舰,最后忍不住看了看他养父的遗体,不过池左似乎害怕他的心情会不好,并没有让他停留多久,很快又回到了卧室。

“这是你的房间?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睡哪?”

池左解衣扣的手微微一顿,看他一眼:“我去问问。”

凤则扬了扬眉,能猜出结果,刚要说一句不用了,就听见某人已经打开门,恰好遇见路过的少校,便询问有没有空房。

少校在他的视线下眨眨眼,干巴巴道:“没……没了。”

池左嗯了声,关上门望着他:“你和我睡。”

凤则:“……”

凤则沉默地盯了他半分钟,转身去浴室洗澡,反正他本来就不在意到底睡哪,懒得和某人计较。

室内的光线渐渐变暗,梦里是一条长长的走廊,其中一侧装着特质的玻璃,明亮而刺眼,那个人转过身,头也不回地离开。

他不禁问“去哪儿?”

“回去。”

那个人越走越远,阳光从落地窗打进来,整条走廊满是层层光晕,几乎让他看不清对方的身影,心里骤然涌上一个声音:扣下他,别让他走,否则你会后悔!

扣下他!

池左猛地睁开眼,盯着暗色的天花板看了看,知道自己又做梦了。他翻过身,近距离望着旁边的人,这人还在熟睡,轻浅的呼吸喷在颈侧,整颗心都跟着暖了起来。

他看了一会,伸出手,把人抱进了怀里。

凤则隐约感觉到,没有推开他,找了个舒服的姿势,沉沉睡去。

巡航已经过完大半,还有不到十天的时间就能回去,凤则曾想过先开着机甲去找池海天,但池左说他的情况有点特殊,最好和他一起走,凤则摸不准这是要留下他,还是说的是真的,干脆作罢,每日有空便去训练室转转。

军舰上自然也有喜欢池左的,忍不住凑过去,想以指导为名找点优越感。

其余人见状急忙跟着,心想这可是他们如花朵一般的少将夫人啊,尤其还是外星人,很可能对这里的东西不熟悉,万一出事可怎么……他们还没来得及担忧完,只见上去的第一个人不到两分钟就被虐杀了,然后是第二个、第三个……

众人:“=口=”

几位追求者受刺激:“这怎么可能?!”

凤则淡定地扫一眼:“还玩么?”

追求者:“……”

其余众人双眼放光,哎哟我擦,少将夫人好腻害!不愧是被少将看上的人啊!

于是接下来的几天,追求者一边工作一边哀怨,八卦者一边工作一边默默崇拜,凤则依旧清闲,顺便指挥池左去做各种美食,池左自然没意见,除了工作外基本都陪着他,这导致哀怨的更加哀怨,崇拜的也越发崇拜。

军舰便在这种略微诡异的气氛里返航,缓缓降落在了港口。同一天,一条八卦传遍整个军部——池左少将这次带回一个漂亮的少年,而且直接安顿在了他的公寓里,据说宠得跟眼珠子似的。

众人大惊,纷纷找这次同行的士兵打探消息,继而越传越离谱。

里欧已经休完假,闻言跑过来:“我听到三个版本,一个是你抓了个外星人,对人家一见钟情,到哪都看着,打算走霸道总裁的路线。”

池左:“……”

“另外一个是外星人很漂亮,武力值也很高,你被深深地迷住,打算开展一场狂风暴雨般的追求,当然,这次走的是温柔忠犬路线。”

池左:“……”

里欧坐在人家的客厅里左看右看,似乎想知道人被池左藏哪了,嘴上道:“最后一个是你救了外星人,但他有异能,暗中施了法术,让你对他死心塌地,粉身碎骨,实在是恶毒。”

池左:“……”

“人呢?”里欧终于忍不住问出口,正要起身自己去找,只听厨房的门被推开,一个少年拿着刚刚洗好的水果,慢悠悠地迈了出来。

他穿着白衬衣和浅色牛仔裤,长相俊美,是个很出色的人。里欧看着他的脸,瞬间一怔,迟疑了:“你……”

凤则也怔了怔,思考片刻:“你是里欧?”

里欧点点头,有些不明所以:“你是凤则?怎么……”

“你想说一点没变?”

里欧笑了笑:“对。”

“掉进虫洞了,”凤则走到他们对面坐下,简单道,“结果一出来外面过去了十年。”

里欧暗暗吸气,瞬间想到很多事,包括池左主动请缨去巡航,也包括最初几次听说有虫洞时那严肃的神色,他再次笑了:“原来如此,我还奇怪怎么会冒出那么多八卦,还真以为他忽然开窍了呢。”

凤则来了点兴致:“什么八卦?”

里欧便快速说了一遍,凤则嗯了声,慢条斯理道:“我其实是他小叔。”

里欧:“……”

凤则给他消化的时间,看向池左:“你什么时候交报告?”他毕竟是从虫洞出来的,尤其还进了高维度空间,因此如果不解释清楚,他暂时不能离开军部。

“这就要去,”池左起身,“晚上想吃什么?”

“你昨晚好像说过这里的特产?”

池左笑道:“我知道了,等我回来。”

“嗯。”

里欧这才回神,急忙跟着池左一起离开,盯着他:“我有了第四个版本,十年的生死别离迎来奇迹——记叔侄间的不-伦之恋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池左道:“我们没有血缘关系,我和阿白都是被他父亲收养的。”

里欧诧异:“其实我一直很好奇,池海天收养你们后为什么让你们叫爷爷?怎么不是父亲?”

池左无奈,谁让当初池海天伪装成了老头呢。

“不管怎么样,你们确实没血缘关系,知道这点就够了,”里欧打量他,“你对他?”

“我找了他十年。”

里欧便不再多问,开始搭着他的肩膀讨论蹭吃的问题,因为海蟹是这里的特产,味道相当不错,池左做的海蟹更是顶级美味,错过实在可惜。

池左笑道:“来吧,阿白在爷爷那,今天也来,大家一起热闹。”

里欧这几年和白时等人的关系亲近了很多,闻言高兴,亲亲热热地和他进了主楼。

池左早已将凤则的事告诉了白时几人,后者直接联系这里的军部,详细解释了一遍前因后果,因此池左基本没受到询问,只交了份报告就没事了。

他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傍晚,池海天和白时几人早已到了,不过他事先没告诉凤则,为了给对方一个惊喜。

公寓是单独的小楼,草坪很大,凤则和池海天正坐在后院的椅子里聊天,此刻见他过来,池海天看了一眼:“回来了?”

池左笑着点头,态度万分自然:“爷爷,小叔。”

凤则:“……”

池海天:“……”

池左上前几步,单手撑住椅背,垂眼望着某人:“小叔,海蟹想怎么吃?”

凤则总觉得这语气带着隐隐的笑意和少许暧-昧,不清楚是不是白天他特意在里欧面前强调过的关系,便沉默地盯着某人。

池海天的目光在他们之间转转,干脆起身,把空间留给他们。

池左顺势坐下:“小叔,怎么了?”

“还用问么,”旁边忽然插来一个声音,“他绝对在想,岁月真是一把杀猪刀啊杀猪刀。”

池左:“……”

凤则:“……”

凤则无语,虽然形容有点怪,但真是很贴切。池左望过去,见白时牵着一只雪白的巨兽走了过来。他问道:“这就是上次B区虫洞里出现的兽?”

白时点头:“它叫萨摩。”

池左看着这只足有一人高的兽:“有什么含义?”

“只是个名字。”白时说道,心想总不能告诉你们它长得很像萨摩耶吧?你们又不知道萨摩耶是啥玩意,那东西在这个时代早就属于灭绝物种了。

池左见这只兽看上去就像在微笑,可爱极了,便摸摸面前的大爪子:“研究院的人是怎么同意你带出来的?”

白时道:“费了点功夫。”

这样的稀有物种一般都会被保护起来,但白时觉得这只太孤单了,容易产生一些心理疾病,不如他带着,还亲切地提议说让它自己选,要尊重它啊。

一群科研人员简直想哭,特么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体内有一般兽人血统!作弊好么?!不过虽然心里这样,但经过观察,他们发现这只兽确实在白时身边比较开心,最终只得让他暂时先养着。

池左仰头观察几眼,正要再说点什么,只见巨兽头顶的一小块毛忽然有些鼓,紧接着钻出一个小白团子,看看他,高兴地伸爪子打招呼:“啊呜~”

池左和凤则同时一怔,前者很快回神,把小团子抱下来:“这是?”

“是小恒。”

池左惊讶,小恒今年九岁,是宋明渊和白时的孩子,由机器培育,充分继承了两者的所有优点,基因等级高得吓人,出生的时候简直轰动了整个军部,被无数人当宝贝一样的哄着。

“他怎么变成这样了?”池左问,“你们不是到成年的时候兽族的血统才会觉醒么?”

白时解释:“他基因好,打破了限制,半个月前变的,而且没失忆。”

那时他和宋将军正拉着小恒去外面散步,半路忽然就变了,他吓了一跳,好在宋将军很镇定,神色半点没变,在小恒对他们“啊呜”后还沉稳地点了点头。

只是不知道是因为“孙子太厉害而感觉震惊”还是“别人家的孙子都可以牵,他家孙子则要靠溜的冲击力太大”,某人足足有五分钟都没开口。

凤则看两眼,觉得挺萌,忍不住凑过去:“我刚刚怎么没看见?”

白时道:“在睡觉,这是刚醒。”

凤则应声,摸了摸小团子。

小白团子对他很陌生,不由得向后缩缩,挣扎着又回到了巨兽身上,扒拉两下白绒绒的毛,慢吞吞缩进去,满足地啊呜了一声。

池左和凤则看两眼,这才发现巨兽的毛很长,几乎可以把小团子完全掩盖住,也难怪他们之前没有注意到。

池左看一眼时间,转身去做饭,白时和凤则便跟着他回到客厅,坐在沙发和其余几人闲聊。小白团子看到宋明渊,立刻高兴地扑过去,窝在腿上团成了球。

一群人热热闹闹吃了顿饭,池海天和这些年轻人没什么共同话题,很快告辞,临走前询问凤则要不要去他那儿。

“过几天。”凤则道,虽然他现在的身份不是问题,能随时离开,但他养父还没安葬,等处理完这件事他再去找父亲。

池海天点头,拍拍他的肩,转身走了。白时和宋明渊今晚打算住在池海天的基地,陪他们玩了一会儿也离开了。里欧则回到了自己的公寓,房间很快只剩池左和凤则二人。

他们拿了点酒,走到天台坐下。

“以后有什么打算?”池左问道,“别说去四处转转,现在空间不稳定,想出去等以后再说,你真不进军部?”

凤则微微一哂:“没什么兴趣。”

“那……”

“我会去帮父亲,”凤则道,“佣兵公司自由点,很适合我。”

池左忍不住想起这人以前的训练比他们惨烈,所以搞不好他比池海天更鬼畜,那群菜鸟要倒霉了。

凤则挑眉:“在想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你喜欢就好。”池左与他聊天,感觉心里像是化开一块蜜糖。

他望着万千星辰,曾经无数个夜晚他都一个人坐在这里,看着天空思考某人的位置,想到整颗心脏都开始发疼,而如今对方就在身侧,只要伸出手就可以摸到,再也没有比这个更令人开心的了。

他忽然问:“对了,阿白让我转告你,说你还欠他一件事,什么意思?”

凤则瞬间想起他们的约定,暗道到底是S级的人,这记忆力真好,十年了还记得这么清楚。

“当时我对身世有怀疑,想让他诈一诈我养父,作为交换条件,我也答应他一件事,”凤则慢条斯理道,“他说想让我陪你睡一觉。”

池左:“……”

“是纯睡觉,想哪去了?”凤则挑起眉,凑过去单手撑在他的耳侧看着他,“池左少将,你脸红了,该不会还这么纯情吧?”

“说得好像你谈过恋爱似的。”池左看他一眼,翻身将他压住,扳起他的下巴吻了过去。

凤则闭上眼,配合地仰起了头。池左心里一紧,吻得更深,过了很久才放开,喘息地抵住他的额头看了看他,在漫天璀璨的星辰下用力将人抱进怀里,心里骤然涌上一股巨大的满足感。

这个人终于回来了,未来还很漫长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番外彻底完结,感谢一路陪伴的大大们,下一步更病了的番外,然后准备新坑~~

《这设定崩了》无错章节将持续在52文学小说网更新,站内无任何广告,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52文学!

喜欢这设定崩了请大家收藏:(m.52wpe.com)这设定崩了52文学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萌宝快递:拐个妈咪送爹地 嫡女贤妻 原始异能 鹅掌 我为表叔画新妆 豪门闪婚之老公凶猛 美人为馅 二次元中剥夺灵魂的王 穿越两界当倒爷 距离有些远 农家小地主 最强神帝 魔尊毒宠:鬼医大小姐 重生国民男神:夜少,太逆天 硬石匠的软云朵 重生娱乐圈:黑化影后,开挂了 独宠圣心 腹黑总裁要抱抱 随身淘宝:农女小满致富记 恶魔之吻:混世魔王拽丫头
经典收藏 邵棠的位面 心魔的自我修养 霸宠落跑太子妃[星际] 重回末世之天罗惊羽 逃婚指南 我不做人了 鱼干女的机甲生涯 第一战场指挥官! 快穿逆袭:男神,别跑! 千人重生群 影帝的秘密 [综]火烛银花 末世菜鸟重生记 这设定崩了 空间炮灰生存 星际位面奸商 恭喜发财 另类情敌(GL) [机甲]优等生 快穿之我才是女主
最近更新 你那里不会下雪 拾荒小分队 星际奶爸 快穿之任务聊天群 快穿:黑化男神,撩一送一! 星际争霸之烈火如歌 绝境直播 全宇宙最后一只猫 未来之师厨 快穿之妖妃人生 末世之人生赢家 快穿之造梦师 快穿之还愿司 冠位团扇 朝圣 快穿有毒:高冷BOSS撩不动 反派老公在线养参 快穿之炮灰的开挂人生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[综]无面女王
这设定崩了 一世华裳 - 这设定崩了txt下载 - 这设定崩了最新章节 - 这设定崩了全文阅读 - 好看的科幻空间小说